管理雜誌 2007/05/14
       林義傑以超級馬拉松這項原本國人陌生的運動來自我挑戰,不只以他的冒險開拓生涯新境界,也為國人擴展新視野。


      【文╱鄭 真】




      表面上看,林義傑好像只是一個在運動場上尋求突破、贏得勝利的運動員,其實骨子裡,林義傑有一股打破中國傳統重文輕武的強大企圖,他不只在運動項目中選擇了最具挑戰性的超馬,更要求自己在各項比賽中克服不同的地形、天候,儘量名列前茅。另一方面,他為了證明運動員的智慧也不輸人,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畢業後,還考上中正大學運動休閒與教育研究所,而且為了達成這個心願,他足足考了七次,才如願以償。未來他還有力爭上游的讀書計畫,打算進美國名校念心理學博士班。以及還想成立運動員基金會,為運動員開創一個別開生面的生存與生活模式。


企業談創新,講求的是在市場或企業前景混沌時,注入新的因子與動力,為產品、市場或生產流程,尋找新的定位與方向,是一種探索與犯錯,從模糊到明確的過程。林義傑不斷顛覆社會傳統或主流的價值,不斷在生涯與職涯中創造新境界與豎立新標竿的精神,值得企業在創新管理的領域中取法。

      出生入死 險象環生

      在林義傑每一次的競賽與冒險活動中,一來是在不同人種、不同語言的陌生國度,本來就有適應上的困難,且有時還會面臨戰爭與地雷的威脅,一不小心就有生命危險;二來,各個超馬的場地都是氣候詭譎、地形惡劣,有時還有昆蟲、野獸的出沒與侵襲,如果沒有充分的準備與敏銳的應變力,加上超強的意志力,是很難完成的。

      林義傑每一次戰役中的資訊蒐集、裝備準備、風險評估與應變計畫,類似企業的風險管理。風險管理在當前管理學的應用,雖然多偏向財務與金融的層面,但實際上它的範疇涵蓋企業所有的營運面,風險管理不是為了降低或消除風險,而是在最經濟有效的前提下,將風險控制在可接受的範圍內,降低不確定性。而林義傑每一回行動的風險,雖然不能用金錢衡量,但是動輒可能死傷的冒險程度,卻不亞於一般企業可能遭致的風險,他所做的風險控管,也提供一般企業很大的學習空間。

      在國際超級馬拉松界闖出名號的林義傑,謙稱自己是一個田徑運動出身的傢伙,國小的時候跑400公尺,國中時跑1,500公尺,高中時跑5,000和10,000公尺,大學跑馬拉松,接著跑24小時馬拉松,然後是100公里馬拉松,與七天六夜超級馬拉松,循序漸進,順理成章,跑出成績與自信,並無僥倖。

      林義傑強調,每一種馬拉松跑到一個階段,覺得以他的身材與體能沒辦法突破時,他就想換跑道,繼續迎向另一階段的挑戰。到了七天六夜超級馬拉松,其實已經不是比賽,而是一種冒險。冒險不只是人與人的競賽,也是人與環境的競賽。

      積極與自己對話

      根據長期跟訪林義傑,幫他寫過三本書的《中國時報》資深體育記者曾文祺描述,林義傑的冒險犯難,絕非常人所能想像。以111天橫越撒哈拉沙漠為例,一天要跑70至80公里,到後來不要說腿痠肌肉痛,就是關節都會因此磨損,沒有超人的毅力,絕對跑不完。雖然,這項人類的創舉不敢說一定空前絕後,至少極少人敢輕易嘗試。

      林義傑強調,突破困難的要訣,最主要就是要有心理上的堅韌度。在每次的冒險行動中,都要自己設定目標,全力以赴。每回遇到挫折,他會問自己,一旦今天放棄,明天會不會快樂?如果答案是否定的,就只有硬著頭皮跑下去。一般人遇到狀況會消極抱怨,他則會與自己積極正面地對話。

      未來,林義傑希望將他過去一連串的努力與所蘊含的精神加以延伸,成立運動員基金會,為運動員打開生涯出路,不是像過去一樣,運動員在一陣風光之後,就銷聲匿跡,或選擇在學校當老師。

      另外,他也會自我充實,力爭上游,用行動證明體育非僅肌肉與肢體的表現,要做體育人的新典範。他考研究所碩士班考了七年才考上,而且是選擇非訓練體育科班學生的中正大學心理研究所就讀,現在他正在寫論文,論文的題目是「心理堅韌度的經驗與體驗」,正反映他的生涯特色與生命精神。

      他將繼續攻讀心理諮商的博士班課程,並希望能申請進入世界級名校,學成之後想投入企業的心理諮商領域,他強調企業的心理諮商,並不是侷限於企業的教育訓練而已。

      林義傑對於他生涯加上註腳,他說,人要自助才有人助,才有天助。

      【管理雜誌395期】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林軒鴻(阿山哥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